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七章 算学初解(均订两千加更)
    李泌穿上了那件羊毛衫。之后眼前一亮,看似轻薄,但是穿上之后,却是非常舒适保暖。
    这件羊毛衫,是纯粹的手工制作。每一跟羊毛,都是许鹤子带着一众特别雇佣的纺织工,亲手分拣,去脂,然后手工纺织制作的。
    放到后世,这才是真正的手工奢侈品。什么古驰,爱马仕之类的在它面前屁都不是。
    “这笔生意,怕不是我们二人能够吃的下的。”李泌虽然没办法瞬间想到羊吃人的局面。但是仍旧能够看出,这其中巨大的商业价值。因为目前为止,大唐尚未开始成熟的运用羊毛。
    “没错,所以我们需要多找几个合作伙伴。”
    搞掉李林甫之后。陆煊要做的,就是从根本上一点一点的改变大唐,完成延续大唐盛世愿望。
    但是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看看那些穿越小说就知道了。绝大多数的穿越者,都得先结交大唐的几个勋贵,拉高自己的起点。然后才能一点一点的去改变身边的人,进而辐射周边的社会,直至改变整个大唐。
    这并不单单是简单的爽文的问题,而是一个显而易见的事情。那就是在这个时代,即便是你手中存在着大量的于国有益,于百姓有益的技术思想,也未必能够推广的开来。
    封建时代之下,只有让上层阶级见到好处,某些东西才能够被推广。太子府愿意推广陆煊提供的技术,是因为那些东西能够提升太子的声望。现在,陆煊准备逐步开始实施羊毛战争。就必须先让最上层的统治者见到好处。
    从古至今,任何一个朝代,推广的所有政策,本意上都是好的。均田制,府兵制,节度使,哪一样不是为国为民的政策。但是到了最后,都会被扭曲,被拖垮,最终被淘汰。
    因为在封建王朝时代,统治阶级的存在是光明正大的。当官的都是父母官......他们手中的权利,更是肆无忌惮。这些人如果得不到好处,就会自己想办法捞。所以,再好的计划,再好的政策,到最后都会被他们霍霍。
    陆煊出生于现代,知道一个关键词,双赢。尽管这个词,本质上也是一种毒鸡汤,用来噶韭菜的那种。但是放到封建时代,还是有效果的。让勋贵们得到好处,然后让他们自愿去推广某些东西。
    李泌的动作很快,借助太子府的名头,很快就笼络了一大匹勋贵,加入到了羊毛生意中。陆煊以技术入股,占了半成股份。其余的他们自己分。
    有了利益,这些勋贵的积极性立马就起来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第一批前往草原收羊毛的商队就出发了。
    长安城,安禄山很得意。自己顺利的拿到了河东节度使的职务。从此一人兼任三地节度使。权利之高,纵观整个大唐,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陆煊最终对此并没有反对,甚至还暗中助推了一下。节度使的问题,是大唐的国策。到目前为止,是非常有效果的。陆煊自己一个人,是无法撼动这种国策的。所以,他只能用一个更为黑暗的方法。那就是提前引爆这个矛盾。
    是的,陆煊准备逼迫安禄山造反,提前引爆安史之乱。只有让朝堂诸公,看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他们才会产生改变的意志。
    如果有可能,陆煊从来都不想掀起一场内战。因为无论如何,这场内战伤害的都是大唐本身。但是在这个时间段,其实并没有更好的办法。
    只不过想到这一点的时候,他猛然间发现,这跟自己之前对付李林甫的手法如出一辙啊!!嗯,这是时代的问题,不是我的原因,陆煊自己对自己说道。
    安禄山志得意满的走了。收羊毛的商队,短时内也回不来。陆煊又陷入了一种无所事事的状态。只不过这一次,他没有继续咸鱼,而是开始忙碌起来。
    首先是确定完善纺锤技术的改进,这个由许鹤子负责。他只是略加交代,然后就任其发展。陆煊自己则是开始回忆自己大脑中的,那些能够用的上的知识,准备整理成册。
    这可以说是他自从来到这个时代所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陆煊没打算为这个时鞠躬尽瘁,奉献自己的一生。他希望的是享受这个时代。但是那些东西,如果不加以改变,自己心中又难免会留下遗憾。所以,干脆把所有的东西整理出来,在这个时代埋下一颗颗的种子,然后让时代自己选择。
    首先是数学,这是所有工业的基础。陆煊这种在社会上混迹多年的社畜,能够记住的数学知识已经不多了。能够完整整理的出来的,大概只有九九乘法口诀。基础的代数方程,以及最简单的几何学。
    为了配合几何学,他还把直角尺,圆规这些工具一并的弄出来。
    值得注意的是,以上的这些数学知识,其实在这个时代,甚至更早的时候,就已经有苗头了。但是这些东西最终并没有发展起来。
    这是因为,在这个时代,这些学识,都是一个家族,或者学派压箱底的东西。讲究秘而不宣。最后的结果就是,在历史的长河中,被逐渐的埋没了。
    陆煊没有这种顾忌,他要的就是这些学识传播开来,打破那种知识的垄断。对此会造成什么后果,他更是不在意。知识在传播过程中,会自主的选择融入这个世界,或者被世界淘汰。
    历时一个多月的时间,陆煊终于完成了自己的第一本著作,《算学初解》。
    这本书的水准,大概在现代教育的小学,到初中文化水准。由九九乘法口诀开始。系统的引入加减乘除的运算法则。之后浅显的提了一下方程式的概念。不是他不想多写,实在是自己也忘的差不多了。
    至于几何方面,除了简单的集合工具的运用。就是勾股定理,圆形的各种知识,以及各种规则立体的各项数值计算法则。像是立方体,圆柱体,圆锥体等等。这些东西,在现代社会中,都有着重要的应用价值。
    又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对各种细节加以完善。并增加了各种配图以及更为详细的注释之后。陆煊的著作,《算学初解》,终于出版了。
    得益于活字印刷的出现,书本的印刷已经极为普遍。但即便如此,《算学初解》仍旧在大唐引起了一股不大不小的轰动。
    太子府,李亨跟李泌久违的又来了一局对弈。棋盘上,李亨的面前,放着一本算学初解。他用一种略微感慨的语气说道。
    “现在看看,谁还敢相信,那个人是个所谓的西域蛮子。”
    “陆校尉的出身,素来都是个迷。但是他至少是忠于大唐,忠于殿下的。”
    “忠于大唐是真,但是忠于我......可就未必了。”李亨语气中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溜溜的感觉。他自己也察觉到了,陆煊从未真正在意过他。他唯一在意的,是这个国家,甚至是那些百姓。还是那句话,感觉他把整个大唐,当做他自己的。
    “这大唐是殿下的天下,忠于大唐,自然便是忠于殿下。”
    “呵呵,说的也是。”李亨说着又下一子。“长源啊,这次你可是要输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