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零七章:调查
    写着‘少阳城’三个大字的牌匾紧贴在前面城楼的城门上,李师师目光看向前面的城门口,根据自己师尊所言,自己那位名为东方若的师妹就是住在这里,有自己师尊派遣的护道者暗中看护着,原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主动和斋里联系一次,以确保平安,但是在近半年前六月到了联系之时却突然失去了联系,随后另一个师妹赵雪妃过来调查,结果也直接音讯全无。
    一下子出事了两人,而且都是她圣心斋年轻一辈中的直系弟子,这不是小事,必然要查个水落石出,这也是此次李师师来银川除了苏家魔剑之事外的另外一个主要目的,调查此事。
    正好现在苏家魔剑的事情也落下帷幕,苏家败逃去向不知,魔剑争夺也尘埃落定,此事中现在唯一的疑点就是杀死无忧王的天人强者是谁,是与无忧王有私仇还是另有算计,不过这等层次的事情自有自己师尊和佛道两门的天人去调查,也不需要她操心,她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将自己这两个师妹的事情调查清楚即可。
    “这一路行来,路上所过所见之地,无论是村镇还是城池,都多显动乱紧张之感,人气稀少,气氛凝重,想不到这小小的少阳城,倒是太平,还有商队往来,颇具几分繁华之气。”
    看着少阳城城门口不时进进出出的行人甚至还有不时出现的商队,杜少府忍不住面露几分异色道。
    如今的银川郡下情况他们可以说是最清楚不过,因为受战后动乱影响,又缺乏管理,整个银川郡下,动乱四起,他们一路行来,无论是村镇还是城池,都给人一种明显受动乱影响的气氛紧张的感觉,但是这少阳城,城门口行人往来进进出出不断,不时还能看到一些商队,丝毫没有其他地方的那种受动乱影响的行人匆匆气氛压抑紧张的感觉。
    这不由让杜少府眼中露出几份异色。
    李师师闻言也不由美眸动了动,听杜少府这么一说,她也顿时察觉到这少阳城和之前经过的其他地方的气氛不同,不过嘴上却没有多言。
    随后,一行人驶向城门。
    “此行一路上有劳陆公子了,现在师师的目的地已到达,不知接下来陆公子有何打算,是打算在这少阳城稍坐停留还是.....”
    进了城,李师师又向杜少府道。
    “师仙子欲查贵师妹的事情,正好少府也打算在这少阳城稍作停留打探一番,看看能不能查出舍弟的线索,不如继续结伴先一起在这少阳城查询一番,多一个人也多一份力量,说不得昔日舍弟与师仙子的师妹也正如今天我与视线中这般有缘相遇走到一起也说不定。”
    杜少府笑着道,当然,调查只是次要原因,想趁机和李师师多相处才是主要原因。
    “也好。”
    李师师敏锐的感觉出杜少府想要接近自己的真正意图,不过却也不拒绝,点了点头。
    随后,一行人先找了个客栈住下,然后杜少府将手下的一众随从派了出去打探消息,自己则是和李师师待在一起,跟着李师师找到客栈的掌柜打听消息。
    “掌柜的,向你打听个事。”
    陆少府随手拿起一锭银子放到掌柜面前。
    “哎呦这位公子想要打听什么,您请问,只要小老儿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
    掌柜的是个看起来五十多岁的老者,看到银子顿时眼睛一亮,连忙接过银子道。
    “我想问一下,这少阳城中,可有个东方家,东方家的老爷名为东方政,据说其还有一个女儿叫东方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
    杜少府问道。
    李师师则坐在一旁默默的喝着茶听着。
    真正聪明的人,做事从来不会需要自己亲力亲为,自有人为你自告奋勇。
    这是李师师从小就从自己师尊那里学来的一句话。
    “东方家。”
    掌柜的闻言脸上先是露出几份思索之色,随即又立马像是想起来道。
    “哦,我想起来了,公子说的东方家我知道,原本还是我少阳城中的一个大族的,不过东方家可是早就没了啊。”
    “没了,怎么没的,什么时候的事情?”
    陆少府立即追问道。
    “差不多都快半年了吧,是被虎妖杀了,全家都被吃了,那时候东方家要搬离少阳连夜出走,结果遇上了虎妖,等到第二天发现的时候,除了满地的鲜血和一些残肢断臂之外,连完整的尸体都没有留下。”
    掌柜的开口道,当初虎妖为祸,东方家逃婚连夜出逃结果被虎妖吃了个干净,这件事乃是整个少阳城人尽皆知的事情,当时可引发的震动不小,这事他自然知道。
    说完,掌柜的又不由狐疑的看了看陆少府和一旁的李师师,感觉有些奇(www.shumige.cc)怪,当初也是有这么一对一男一女的搭配组合向他打听东方家的事情,想不到现在差不多时隔半年,居然又来这么一男一女向他打听东方家的事。
    “被虎妖吃了。”陆少府脸色微变:“那掌柜的可知东方家为何要搬离这里。”
    “嘿,还能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逃婚呗,那东方小姐和陈家川公子从小指腹为婚,结果婚期将至,东方家却突然反悔不想履行这门亲事,所以举家连夜出逃,结果运气不好,遇上了虎妖,结果全家都填了虎妖的肚子,真是......”
    说到这里,掌柜的一摇头,眼中闪过一丝幸灾乐祸,对于东方家的事情,他也赶到一种不耻,人无信则不立,更何况还是从小定下的婚事,本来还想说一句报应不爽的,不过想到对方既然打听东方家的情况,多半是和东方家有关系的人,所以幸灾乐祸的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指腹为婚,陈家川公子,不知着陈家川公子是?”
    陆少府又问。
    “陈家本为我少阳城第一大家族,川公子乃是陈家二少爷,而且要说这川公子啊,那可真是大大的好人啊,文武双全、宅心仁厚,实乃我少阳城第一俊杰.....”
    说到陈川,掌柜的立马肃然起敬,不由自主的竖起一根大拇指,当即开始滔滔不绝起来。
    “昔日虎妖为祸,最终就是川公子和朝廷的人一起联手击杀,后来听说我少阳县下又有什么重宝要出事,各种三教九流的江湖人士来到我少阳城,这些人目无法纪,仗着武艺胡作非为,也是川公子出面才约束住这些人,最后更有一个名为‘阴人府’的邪魔组织大肆屠杀百姓,好像是为了血祭那什么重宝让重宝提前出世,也是川公子挺身而出号召各路江湖义士一起对抗这‘阴人府’才最终保下我少阳城百姓幸免于难.....”
    “那不知这陈家住在哪里,那位川公子现在何处?”
    “已经搬了,川公子早在之前八月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了少阳去银川求学了,然后听说到银川那边被一个什么大富人家小姐看重招了女婿,如今整个陈家的人基本都搬去了那边,少阳这边只有一些陈家留下来的帮忙照看生意的人。”
    掌柜的如实道,将自己所知的告诉陆少府。
    “那掌柜的,以前的时候可曾也有人来这少阳城向你打听过东方家的事情。”
    这时候,坐在一旁一直不曾说过话的李师师突然开口道,她的脸上依旧带着白色面纱遮住下半个脸。
    “有,也是像姑娘和这位公子一样,总共两个人,一个像姑娘一样的年轻漂亮姑娘,还有一个如这位公子一般的年轻公子。”
    老板点了点头,却是当初陆少游和赵雪妃所住的客栈,也正是这家。
    “还有一个向我这般的年轻公子。”
    这一下,陆少府也是忽的脸色一变。
    “那你还记得他们的具体模样和穿着打扮吗,还有他们的名字。”
    李师师又问道。
    “我记得当时那位姑娘穿着红色衣服,被那位公子称作什么仙子,而那位年轻公子和这位陆公子一样,好像也姓陆,被那位姑娘叫做什么陆公子。”
    “那后来呢,他们去了哪里,你清楚吗?”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那位姑娘和公子在打听之后只住了一晚第二天就离开了,恰好那段时间县内也不平静,正值那什么重宝出世,‘阴人府’到处杀人作乱....”
    最后,将想问的都向掌柜的询问完,确定再问不出什么东西,李师师才没再多问,嘴上客气一句。
    “好,麻烦掌柜的了。”
    此时陆少府脸色也凝重起来,因为这一刻他基本已经完全可以确定,掌柜说的一男一女,不出意外的话绝对就是自己弟弟陆少游和赵雪妃,虽然不知两人是怎么遇上走到一起的,但是毫无一人,两人一起来过少阳城,还一起打听调查过东方家的事情。
    “师仙子,我们接下来?”
    陆少府看向李师师。
    “先去调查一下这个陈家。”
    待李师师和陆少府一走,掌柜的也赶紧叫来一个伙计。
    “快,去陈家,通知周护卫,告诉周护卫刚刚那两人在打听东方家和川公子的信息。”
    “是。”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