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7章 归宁拜兄&上上之选
    天还没亮,羡仙院就已经有条不紊的忙了起来,尤其是下人。
    众人候在外头,纵然天气严寒,也没有一个人吭声。
    春雨看了眼时辰,轻轻扣了扣门,“王爷,娘娘。”
    不多时,里面传来了声响,众人井然有序的涌了进去。
    拔步床上,李湘呆呆坐着,好像还没回过神来,春雨、立夏已经捧着帕子上来了。
    “娘娘。”
    李湘接了帕子净手,任由丫鬟们摆弄,却时不时看一眼那软榻。
    软榻上干干净净,还有个矮几在上头,不知何时的香,还在熏着,瑞兽小香炉还在矮几上泛起烟雾,是和合鹅梨香。
    从李湘醒的时候,就是这样了。
    近身伺候的下人一半是从李府带来的陪嫁,一半是襄七王自己的贴身丫鬟,主子不开口,也没有人敢说话,更何况,李湘这个新来的御赐王妃,会不知道是什么性子,更没有人敢开口说话了。
    这种安静持续到了早膳结束,直到众人收拾妥当,出府上马车之时。
    李湘看着自己面前伸出来的一只手,抬头望去。
    慕容瑾白衣胜雪,墨色大氅随着动作晃了一下,一端已经落在马车上了,唯独一支红玉簪格外艳丽,算是最与平日传闻不同了。唇色有些白,又着白衣,那只手更是随了正主,纤长又骨感,指节分明,许是雪下的大了,她又久久没有理会,伞与车棚之间,不少雪花纷纷扬扬落下,沾上了指尖。
    “娘娘……”春雨看得心惊胆战,小声提醒李湘,昨晚她守夜,发生了什么,她最是清楚不过了。
    李湘踩上木凳,握住那只手,出乎意料的有些热,借力上了马车。
    没有丫鬟跟进来。
    低着眉,李湘拨弄着手炉上的红色流苏,听着外头马车碾过些许积雪的声响,思绪越飘越远。
    京都城的皇亲国戚住的地方离得都不远,不消半个时辰,就到了。
    门房小厮见到前来通报的侍卫,急急忙忙叫嚷着“姑奶奶回来了”,就往里头奔去。
    还没下马车,掀开帘子就能瞧见,硕大的石制麒麟兽蹲在府门口,一抬头,就是【敕造护国公府】的匾额,往下,还有丞相府的牌匾。朱红大门开了一半,上面的大红纱幔和喜布还没撤,红彤彤一片。
    有了上车的那一遭,李湘坦然扶着慕容瑾下了马车。
    这会儿功夫,已经有人出来迎了。
    还没进门,就是一通大礼。
    “老臣率妻子*拜见王爷王妃!”领头的中年男子,正是李父李佑荏,大晏现如今唯一的丞相,也是护国公府的国公爷。
    身侧的妇人,是李母许莫鸢,另一侧的是李兄李俞灏,以及其妻徐若莹与襁褓幼子李诤。
    李家满门,也就这些人了。
    “岳父大人,这些虚礼小婿受不得,免了吧。”相爷撩了衣袍要跪,却结结实实被扶住了。
    相爷也没有勉强,翁婿二人稍稍推辞了几句,就领着两人进去了。真论品阶,一品国公爷和一品丞相,爵位也好官衔也罢,还真不是慕容瑾受得起的。
    客厅坐定,一一认了人,敬了茶,也算是全了礼数了,至于其他,李湘就不得而知了,她已然跟着母亲嫂嫂去了内院了。
    李诤才半岁多,冬月里又穿得多,往摇篮里一放,基本上就动弹不得了。
    李湘拿着布老虎,逗着他玩儿,不一会儿,乳母进来,抱了小孩出去。
    三个人坐了,谁都不知道怎么先开口,反倒是李湘先问了,“母亲风寒如何了?可有复发?今日可吃了药?”
    临她出阁前几日,父兄才回府,李许氏也才从病榻上起来,今日瞧着面色倒还好,只是不知是胭脂水粉的缘故还是风寒症状缓和了些。
    “都不妨事……”说着,李许氏就有些泪目了,她可就这么一个女儿!
    “母亲这是怎么了,宫里递了信,准今日先归宁,过几日再去宫里谢恩的,怎么母亲好像不太高兴?”李湘说笑着,任由李许氏握着她的手,“母亲,嫂嫂……”
    “王爷待我极好,此前种种,都不作数的,此后,我与王爷,定然是举案齐眉、相敬如宾的。”
    不说还好,一提,李许氏眼泪就滚了下来,又自己匆匆擦了去,“安安,若是……不论怎样,莫委屈了自己。”
    李徐氏也心疼,这小姑她也就才识得不到一年的功夫,其中还有半年小姑不在京都城,就连自己嫁进李家的时候,小姑都不在府里的,可是,她也是实打实受着小姑的好。同是女子,骤然换了个夫君,其中苦楚,不足为外人道。
    李许氏泪眼婆娑,李徐氏也感触良多,拉着李湘,好一通说道,李湘一一听着应着。
    午间一齐用了饭,没过多久,就该走了。
    李湘看了看这其实也没住多久更没多少记忆的隅安院,看的最久的,还是那块匾额。
    已经在催了,她们也没有停留,李湘去拜了父兄,从书房出来,就往外去了。
    兄长追了出来,定定看了她一会儿。
    “安安,无论发生什么,回家来,还有哥哥和爹在。”李湘还没红眼睛,李俞灏自己声音先颤了一下,眼下还有些青色,人依然很精神。
    李家有女,洗三宴上,天子亲至,赐名“湘”,又因早年祖父已取名“予初”,后改为字“予初”,乳名“安安”。
    “哥哥,殿下待我很好。”李湘笑了下,郑重一礼。
    李俞灏张了张嘴,无话可说。
    当时他们不在,后来,在不在,也都一样了。
    扶起妹妹,只觉这天气冷到了骨子里,李俞灏抬手理了理李湘发间有些松了的发钗,松不开手。
    “哥哥,殿下当真待我极好,若是无法避免,较之旁人,七殿下,已然是上上选了。”李湘反手扶了一把兄长,面上带着笑。
    若是玉湖那场算计注定躲不开,最后是名满天下的谦谦君子做了她的夫君,的确是比旁人要好得多,至少,比起东宫和四殿下,得宠又不是储君的慕容瑾,自然是上上选。
    李俞灏点了点头,送妹妹出去。
    一路上遇见的下人都在说“姑奶奶安”,而不是“大小姐”,落在耳朵里,格外不是滋味。
    “他也还好,不算太严重,你且放心。”
    李俞灏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李湘听懂了,忽然有些胸闷,缓了缓,才道:“哥哥,我是襄七王的正妃。”
    李俞灏哑然,自觉不妥。
    “劳烦哥哥照料一二了,只是,此后他如何,与我无关,我如何了,亦然。”快要出门了,李湘忽然开口,李俞灏闻言,应了。
    正门口,慕容瑾在等,李俞灏不好再如何了,见了礼,送两人出去,再多的,一句都没有。
    只是没赶上送他们出去的婆媳二人追过来,到底是没赶上,李徐氏安慰婆母一边道“七殿下雅名在外,定会好生照料安安”,一边又说“陪嫁会护着初儿,有事会来报,不会让她受委屈”,最后,还是李俞灏劝着送了母亲回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