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八十九章没了清净
    “机会来了!”
    当看到天下风云变幻的那一刻,本就野心勃勃的徐福,当即便对天门进行了一次扩张。
    由于他本身就有着武林至尊的名义,因此在扩张的同时,还在不断地联合着各门各派。
    当然了,他是个聪明人,知道该怎么联合这些人……
    他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将这些事情,逐渐地引导向林栋,将其凸显出来。
    而也正是因此,还真就让他做成了。
    天门在短短时间内,势力便扩大了一倍,人数达到了恐怖的四十万,其中作为军队的,便有五万人。
    当大势已成的时候,天门摇身一变,直接就成了叛军,当即便将京兆府割据了下来。
    朝廷得知了消息,自然要派人过来攻打。
    不过,还没等朝廷的兵马过来,天门的势力便再度进行了一次扩张,将触手直接伸向了西夏。
    因为这一次扩张,天门的可战之兵达到了八万,麾下成员也达到了七十万。
    朝廷的兵马还没走一半路,赵桓的命令就下来了……
    诏安。
    没错,他要诏安。
    眼下的天门,或者说有着武林至尊名号的徐福,已经不是那么简单就可以压制下去的了。
    这一点,赵桓还是看得清楚的。
    所以他选择诏安。
    要是能将天门,或者说是武林至尊都给诏安了,那他就真的有了挥师北上的可能。
    到时候,他将能做到历代先祖都做不到的事。
    “诏安?呵呵呵,我便是那般不堪吗?不见!”
    然而当朝廷的使者来了之后,徐福连见都没见,而是继续和一众江湖门派的首领讨论如何瓜分各地。
    他有当皇帝的野心,但他也知道,自家的天门其实是一个很松散的联盟。
    可以说,他想要当皇帝,是绝对不行的,哪怕只是名义上的。
    但要说做武林至尊,并且凭此号令天下,却是可以的。
    而想要做到这一点,他便必须要跟各方势力达成一个合作的基础。
    这边还在搞阴谋,那边的诏安使者怒气冲冲地便上了路,半个月之后,他刚刚到达汴梁城,还没来得及汇报这条消息,整个人都被另外一条消息给吓到了。
    各地的官员,都被赶了出来。
    现在各地做主的人,基本都变成了各个门派的力量,这当中自然是有大也有小。
    但问题在于,他们都很轻松地将官方的力量给赶走了,连一丝一毫多余的力量都没用到。
    天门那边就更可怕了,徐福就仿佛掌握大军的将帅,已朝着东方发动起了战争。
    他从京兆府一直向前打,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他的目标正是汴梁城。
    这位使者思之再三,最终决定不把消息带回来了,他选择了逃跑。
    还没进城,他就跑了。
    而不知道具体情况的赵桓,还在想着诏安到底如何了,是不是能将气焰嚣张的江湖人都打压一遍。
    然而就在几天之后,他却收到了一条可怕的消息。
    江湖的各路联军,已经打到了河南府,距离开封府,也就只有不到十几天的路程了。
    没给他继续反应的时间,他就连续地收到了更多不好的消息。
    应天府被武林十三家割据了。
    京东东路,被死灰复燃的明教方腊割据了。
    蜀中府路,被浣花剑派和唐门均分了。
    京兆府及河南府一带,被天门占据了。
    京西南路……
    淮南西路……
    江南东路……
    “朕,难道当真是亡国之君不成?”
    颤抖着打开一道道奏折,在极其强大的心理下看完这些,赵桓整个人都被吓到了。
    可以说,如今的他,已经算是瓮中之鳖了。
    天门马上就来了,明教也能随时发动战争,同时各地的江湖势力,也都在隐而不发。
    这很显然,再接下来就是一个诸侯混战的局面了。
    赵桓整个人都傻了。
    他如何也想不到,金兵刚退不久,便出现了如此的一幕幕。
    “张邦昌害我!”
    终于看完各地的江湖势力后,赵桓发出了一声怒吼,当即下令道:“来人啊,将张邦昌给朕抓过来!”
    “是!”“是。”
    他赶走了李纲,此时能够给他扛雷的,也就只有张邦昌一个了。
    更何况,本来就是张邦昌劝说他要和谈的,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分明是有奸臣在朝廷!
    他觉得,自己只要杀了这个奸臣,很快事情就会有一个了结了……
    ……
    赵桓发脾气的同时,各地的小门派也都在不断地占据着地盘。
    他们确实跟吕田想的一样,根本没敢直接对当地进行割草式的收割,而是选择了更加温和的手段。
    如此一来,很多不太赚钱的商业活动,也渐渐地有了利润可图。
    因此,在赵桓觉得天下大乱的同时,各地却都在欣欣向荣地不断发展着。
    这是一幕千古以来都没有过的画面,不论是谁看到了,大概都会觉得无比奇(www.shumige.cc)妙。
    ……
    “来了。”
    坐在小院里,林栋正在写字,忽然间抬起头看向了门外:“既然来了,那就进来吧。”
    片刻之后,唐门的人便走了进来。
    “这是唐门多年搜集的各种珍贵草药,家主说您需要,便让我带了过来。”
    那人来了之后,丝毫不敢造次,老老实实地让人将草药搬了进来,便默默地站在了一旁。
    话带到就够了,在这个人面前造次,那真是嫌活的太长了。
    连皇帝都被这位一句话给拉了下来,虽然现在还没发生,不过那已经是触手可及的事情了。
    唐门无论如何也不敢得罪。
    “有心了。”
    林栋抬起头,鼻子动了动之后,笑着道:“回去告诉你们家主,贫道很感激唐门的做法,若是之后贫道侥幸炼出了一炉丹药,必会送往蜀中唐门一瓶。”
    “多谢。”
    那人倒也干脆,拱手过后,便带着唐门众人离开了。
    林栋则是继续低下头准备写字,刚写了两个,他便苦笑了一声,道:“看来,接下来是没什么清净咯。”
    啪啪啪!
    敲门声响起。
    “进来吧。”
    林栋抬起了头。
    “见过仙师。”
    片刻后,浣花剑派的萧西楼小心地走了进来,低眉顺目地道:“我父亲搜集了一些许多未知的陨铁矿,想来您会喜欢,便差我送了过来。”
    “嗯。”
    林栋点点头,站起来道:“贫道确实想炼一些武器,你这番来的倒是巧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