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天才炼丹师
    七日后。
    石院里。
    于曼和烈焰闭关出来,石院外已经乱作一团,不少神兽站在门口往里瞅,一些手持武器的士兵将石院团团围住,就连屋顶上都有站岗的,这是怕他们飞走了吗?
    见于曼和烈焰出来,一个穿着盔甲的士兵头头过来禀告。
    “于姑娘,烈焰公子,请随属下来。”
    于曼和烈焰对视一眼,用心声询问了烈焰的炼丹进度,得知进展顺利后便随那士兵走了,路上的神兽们都对着他俩指指点点。
    很快就到了目的地,这士兵带他们去的正是族中的大殿。
    这是于曼第二次进这大殿,之前的景象历历在目,但这次他们是有备而来。
    一进大殿,于曼就感觉到了紧张的气氛,殿内不仅有长老们,还有族中的子弟们,所有算得上排面的都来了。
    他们个个剑拔弩张,就连族长烈文泰的气势都被遮住了。
    等于曼和烈焰站定,一位气势汹汹的红发长老最先开口,烈焰用心声告诉于曼,这位就是之前给烈焰下毒的那对手一方的长老,烈东明。
    只听烈东明开口便质问道:“你来我们烈火海到底有什么企图?”
    果然,不出于曼所料,之前的见面让对方先探了底。
    “回长老,小女子在那寒霜雪脉受了伤,途经此地,正好养伤。”于曼开口便放低了姿态,这样子长老再挑剔就显得有些仗势欺人了。
    烈东明还没有回应,他的猪队友却开口了,“哼!还养伤?我看你是借着养伤的幌子,私下与我们一些心怀不轨的族人勾结吧!”
    此话一出,明显是冲着烈文泰来的。
    烈东明恨不得将那长老的嘴缝上,还没来的及劝,另一位猪队友也开口了。
    “就是,我们已经查到你已经在烈焰的住处待过多日,难道你还想狡辩?”
    烈东明有些后悔带他们俩来了。
    作为敌方唯一智商在线的烈东明,赶紧道歉,“实在抱歉,于姑娘,长老们也是为了噬火神兽一族的安危考虑,还请姑娘不要介意。”
    于曼自然看出来这些弯弯绕绕了,只言道:“小女子自然不会介意,只是没想到长老们的待客之道有些特别。”
    烈东明嘴角抽搐,这小女娃嘴皮子还挺厉害,就是不知道一会还能不能这么厉害了。
    烈东明又道:“请于姑娘今日来此,实在是有一事相求。”
    假惺惺,于曼心道。
    但面上还是很客气的,“我一小女子能有什么能耐,长老怕是求错人了。”
    烈东明没想到这女娃娃这么难缠,他都已经给足面子了,但是为了达到目的他还是耐心解释道,“于姑娘自谦了,只是近来传言有位炼丹师在烈火海出售丹药,您看。”
    说这,拿出一个瓶子,里面装着丹药。
    于曼看见那瓶子正是烈焰给他的那个丹药瓶子,一时不知道这烈东明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便用心声跟烈焰确认,烈焰却说他没有给过别人。
    那就应该是幌子了,于曼没说话。
    那烈东明信心满满的说道:“于姑娘,这丹药正是从您的住处查到的。”
    于曼细细思索了一下,自己确实剩一小部分丹药,只是怎么会在他手里,想起石院里的士兵,于曼大概知道了,一定是在她闭关修炼时在她的住处搜到的。
    炼丹师,烈焰丹,这是要干什么,于曼还没弄明白,“小女子不知,神兽一族还有私自搜家的规矩,这…”
    “抱歉了于姑娘,实在是为了我族安危啊,只是这丹药是我族真传,不知于姑娘这丹药从何出得来?”烈东明已经找族内最有资历的长老鉴别过了,虽然这烈焰丹的成色不怎么样,但确确实实是烈焰丹,但一个人类是不可能有的,除非,是族里神兽给她的。
    他们知道烈焰丹一事?于曼用心声问烈焰,烈焰表示他不知道。
    只见一位年迈的老神兽坐在椅子上被推过来。
    烈焰看见他过来,便提醒于曼:这是我们族里资历最老的长老了,他有可能知道这烈焰丹的事。
    只听这位老神兽咳嗽了几声,开口道:“老夫,咳咳,老夫可以作证,这确实是烈焰丹。”
    此言一出,一片哗然。
    众神兽们议论纷纷,不知这烈焰丹为何物。
    “这烈焰丹只有我族的炼丹师才能炼制,而这炼丹师万年才出一位。”
    烈东明解释道,他赌定这烈焰丹肯定是烈文泰给烈焰的,因为除了族长,不可能有第二个人有烈焰丹,所以,这丹药必定是从族长处给到外人,那这里面的关系就可大做文章。
    “这烈焰丹何其珍贵啊,不知道于姑娘对这丹药作何解释?”
    烈东明这一提,众神兽们便明白了这烈焰丹的珍贵之处,如此珍贵之物竟是在外人手里,他们不免有些怀疑。
    于曼明白了,原来在这里等着她呢,首先她以炼丹师这身份出售烈焰药便是招摇撞骗,而这烈焰丹来历不明,又是一方面,严重点还可能让烈文泰丢了族长之位。
    但是,他们千算万算也算不到这烈焰丹就是烈焰亲自炼制的。
    “长老多虑了,这烈焰丹确实是烈焰交于我疗伤之用。”
    烈东明有些得意的笑着,但于曼接下来的话,却让他笑不出来了。
    “这烈焰丹是烈焰亲自炼制的,并不是从别处得来的,所以长老大可放心。”
    于曼这话一下子引起了轩然大波。
    烈东明直言:“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烈焰怎么可能知道烈焰丹的事?我不相信。”
    有人欢喜有人忧,烈东明一方既然是忧的那个,欢喜的人自然是烈焰的父亲一方了。
    烈焰的父亲一脸震惊,他从来没想过烈焰会是他们家族万年难有的天才炼丹师,自那次中毒事件以后,他已经放弃了烈焰。这消息实在太惊人了,喜从天降,他们噬火神兽一族终于看到了希望。
    烈焰的爷爷和奶奶也很惊讶。
    场上的神兽们激动万分,谁都知道一个炼丹师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那位年迈的老神兽过了很久才反应过来,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天佑我族,天佑我族啊!”
    说完便晕过去了。
    这位老人也许盼了太久了。
    此时,众神兽们还沉浸在这欣喜之中,而烈东明的脑子却清醒得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