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74.校长们
    “这次袭击的根本目的不是为了什么血脉清洗,也不是想要针对我,他是想转移我们的实现,然后入侵校长室。”
    林恩和邓布利多走进了校长室的入口,然后沿着螺旋状的楼梯一直往上。
    邓布利多没有说话,他看起来很镇定,不像是担心校长室里有什么东西会丢失的样子。
    八楼,校长室的门大开着,放眼望去里面被翻弄的乱七八糟,各种各样的东西被丢在地上,入侵者丝毫不掩饰自己来这里是为了找什么东西的意图。
    邓布利多和林恩同时停在了校长室的门前,没有第一时间进去。
    福克斯所在的枝头上有一团微弱的火苗正在慢慢的燃烧着。
    没过多久火焰散去,一只丑丑的,浑身没了羽毛的小鸟愤怒的尖鸣着站在枝头。
    它刚刚显然已经被人杀死过一次了,林恩和邓布利多过来的时候它才刚完成复活。
    除了死而复生的福克斯以为,那顶一直待在椅子上的分院帽被粗暴的扔在了地板上,书架旁边还有一个倒扣的银盆,书桌上的各种羊皮纸被散落的整间屋子到处都是,还有挂在墙上的霍格沃茨历任校长的画像里面的人物也全都消失了,其中一副像是受到了攻击,中间被烧出来一个大洞,露出了后面焦黑的墙面。
    “有没有少什么东西教授?”
    他们确定里面没有藏匿什么人以后走了进去,邓布利多挥舞着魔杖将乱七八糟的各种东西全部恢复原位,同时将破损的画框给修好。
    听到林恩的话,邓布利多摇了摇头。
    “没有,什么东西都没有少。”说着他走向了那个摆放在柜子中的银盆旁边,“东西没有少,但思想有可能被人窥视了。”
    林恩看着那个银色的盆,为了证实心里有些猜测他开口问道:“这是冥想盆吗?”
    “没错,一件很好用的炼金道具,我时常会把一些重要的记忆保存在里面。”
    邓布利多一边说着一边又摇了摇头,“凶手看起来不像是专门为了它来的,只是我离开校长室这一会儿,时间完全不够他能看到些什么东西,如果他的目标真的是这个盆的话,那他就应该直接把它给偷走了。”
    林恩环顾了一遍整间校长室,不解的说道:“所以他费了这么大功夫潜入进校长室,是想干什么?”
    邓布利多也绕着整间屋子走了一圈,然后停在了刚复活看起来很丑的福克斯身前。
    福克斯的样子看起来非常愤怒,它“嘤嘤嘤”的对邓布利多说了一段凤凰语,邓布利多微微点了点头。
    “它被偷袭了,没看清人脸就中了蛇怪的石化,直到现在复活。”
    林恩虽然不懂鸟语,但他听福克斯“嘤嘤嘤”了这么长一段肯定不止说了这几句话,估计邓布利多将它那些骂人的话都给省略掉了。
    就在这个时候,墙上挂着的相框中忽然出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老头,他小心的观察了校长室中的情况,看见邓布利多以后就大叫道。
    “阿不思!你怎么才回来?你知不知道我刚刚差点被人给烧了!”
    那是一个面相聪明、留着山羊胡的老巫师,说话听起来相当毛糙。
    邓布利多冷静的做回到了自己的座椅上,然后对他说道:“菲尼亚斯,将戴丽丝他们都叫回来吧,这里已经安全了。”
    “他们就是专门派我来探路的。”菲尼亚斯嘟哝着从校长室的相框中离开,没过多久,暂时往外避难的校长们纷纷回到了校长室中的画框中。
    “哦!我的天哪!这太恐怖了,竟然有黑巫师入侵了校长室!”
    “这可是千年来前所未有的大事件,你必须要重视阿不思!”
    “他在这里到处乱翻,那条大蛇也是,就虎视眈眈的守在它旁边,我们没有人敢盯着它的眼睛。”
    “那恐怖的直死魔法就算是已经变成画像的我们也无法避免。”
    “菲尼亚斯就是对那名黑巫师吼叫了几句,他就差点把他给烧了!”
    校长们七嘴八舌的和邓布利多讲述着校长室中发生的一切,他们一个个看起来都心有余悸,似乎对发生这样的事情十分的不安。
    邓布利多制止住了他们一起说话的行为,喊到了一个相貌和蔼的女校长的名字。
    “戴丽丝,你们有看见入侵者的脸了吗?”
    戴丽丝愁眉苦脸的摇了摇头:“很抱歉阿不思,他没有露出他的脸,不过听他的声音应该是个男巫。”
    “那你们有发现他在找什么吗?”
    “他带着大蛇刚一进来就开口让我们出去,菲尼亚斯对他怒吼,然后他像是厌烦了对画像进行了攻击,我们不得不从这里逃出去暂时避难,不知道他有没有找到他想找的东西。”
    邓布利多没有表现的有多失望,这好像就在他的预料之中一样。
    “菲尼亚斯。”他喊到了一开始进来的那个毛糙老头的名字。
    “我在呢,一直都在。”菲尼亚斯回应道。
    “麻烦你去找城堡各处的画像都问一问,问他们有没有看到那条大蛇是从哪里出现的,为了霍格沃茨的安全我们必须要抓住这条蛇怪。”
    “好的,我这就去看看。”
    菲尼亚斯从他的画像中消失,校长室中再度陷入了安静。
    林恩一直观察着邓布利多的表情,感觉他像是发现了些什么。
    “教授,你知道那个入侵者潜入校长室的目的吗?”
    邓布利多轻轻用食指敲着桌面,静思了片刻。
    “我确实有了一些猜测,但是抱歉林恩,这关乎于历代校长共同守护的秘密,除非在你接任我位置的时候,不然我不能把这些事情告诉你。”
    邓布利多说的话林恩能够理解,这么一座古老的学院肯定有属于自己的秘密,要是没有林恩才要怀疑邓布利多对自己隐瞒了什么呢。
    “那名入侵者得手了没有?”
    邓布利多目光变得有些深邃,他轻轻的说道。
    “就目前看来他没有得手,就是不知道他究竟是想找哪一样东西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