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41章 暗藏猫腻,疑云
    姚静站在秦遮身边,同样有感知。
    注意到来人并非昨天现身过的昔愫,她狐疑着道。
    “怎么换了一个,不是你昨天那个小女朋友了?”
    “……”
    秦遮无言。
    他跟昔愫连朋友都谈不上,怎么就成小女朋友了?
    眼瞅着某人露出一脸肚子疼的神(www.vkzw.com)色,姚静俏皮地冲他扮了个鬼脸,道。
    “说正经的,昨天你到底跟那姓昔的女人谈妥没有?”
    说话间,她低语着道。
    “昨天我听你说的,大概能了解到那女人纯粹是个满脑子利己主义的小人物。今天换了个使者过来,想来这女人有点能耐,为了跟你撇清关系特意将主持仙缘大会的事交给了别人。这些不值得在意,关键在于她有没有可能出卖你?”
    “出卖,应该不至于。”
    秦遮摇头,眯眼补充道。
    “她,没那么大胆子。”
    也就在两人低语间,感知中的九阶御空而至,显露身形。
    来人是个男修,其修为比昔愫高上一线。
    到场之后,他悬停在半空俯视了下方一番,淡然开口道。
    “今次仙缘大会的改变,在场诸位应该已经得到消息,我这里便不多赘述了。”
    说着,他随手抛出一块玉牌,口中轻斥。
    “仙门,开!”
    随之,玉牌迅速放大,变作成一座巨大的白玉色门显露在高空之上。
    几乎在白玉色门庭显露的瞬间,在场的所有修行者动了起来,争先恐后着御空而起,直奔门庭。
    变故来得如此突然,属实让秦遮与姚静措手不及。
    他俩怎么都没想到,使者会连半点废话都没有,在场的修行者也不等人喊声开始,直接前赴后继扑向显露在高空的白玉色门庭。
    关键由于昔愫没来,他俩甚至没留意白玉色门庭显现,双双都在关注使者有没刻意观察着自己。
    仅是两人一个愣神(www.vkzw.com)的时间,最先有动作的第一批凡尘修行者已硬生生撞开白玉色门庭进入其中。
    在其之后,其余修行者亦是前赴后继。
    好在现场没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的,不只有秦遮与姚静。
    多多少少有一部分修行者,停留在原地。
    要不然,地面只有他俩驻足未免太过显眼。
    彼此对是一眼,两人脚下一动,很有默契地混入到潜伏后续涌入门庭的人群中,跨越了门庭。
    随着一阵短暂的空间置换,两人发现自身已身处在一片荒漠中。
    远处,是一片规模极大的宫殿建筑群。
    一眼看过去,根本看不清宫殿建筑群具体绵延了有多远。
    与两人一同来到荒漠中的凡尘修行者们正各自以生平最快的御空速度,前赴后继去往宫殿建筑群。
    秦遮与姚静见此,随大部队前去宫殿建筑群的同时,没太靠前。
    御空在秦遮身侧,姚静低语。
    “这地方和地府秘境有点像,透露着一股破败孤寂的意味,好像是片独立存在但已半毁的空间?”
    “嗯。”
    秦遮点头。
    姚静的判断,没有错。
    他刚一进来,便察觉了异样。
    这地方明显已不是幻界,而是另外一个独立存在的空间!
    且这片空间,存在形式与地府极为类似。
    空间四处,透露着一股荒凉。
    天地大道,处在半毁状态。
    皱眉环视左右,秦遮道。
    “我们行事小心些,所谓的仙缘大会似乎没表面那么简单。”
    姚静闻言无声点头,神(www.vkzw.com)色稍显凝重。
    秦遮的脸色,同样不太好看。
    原以为仙缘大会会在聚集地就近选一块地方举行,不想最后进入的会是一个独立存在的空间。
    不得不说,事情变得有些离奇(www.shumige.cc)了。
    要知道,仙缘大会不只有一个举办地。
    凡尘之地加下仙域,整个幻界有上百场仙缘大会同时召开。
    聚集在别处的修行者,去了哪里?
    他们,是去了另外的独立空间。
    还是同样进入到了这处独立空间?
    这件事,恐怕就算是在场参加仙缘大会的凡尘修行者也说不清。
    他们只是一群被“仙缘”驱使的人而已,哪可能知道幕后的事?
    秦遮很头疼。
    此来幻界,他是为了寻找秦瑶。
    但这一波三折,搞得他有些头大。
    仙缘大会只是一个幌子,几乎已经可以完全肯定。
    然而这一幌子是为了什么,眼前毫无头绪。
    很快,秦遮与姚静随大部队一同来到了宫殿建筑群中。
    眼看进入宫殿建筑群范围内的凡尘修行者片刻不做停留,立马四散了出去,两人对视一眼退到一个僻静的角落。
    “针对此事,我有个猜想。”
    姚静开口,道。
    “这处空间里,很可能存在着某些幻界至尊感兴趣的东西。但他不确定东西在哪且不方便亲自进来寻找,同时其中又有很大风险。因而他假借举办仙缘大会这一借口,将幻界修行者蒙在鼓里把他们当做‘工具人’使用。”
    “有这种可能。”
    秦遮点头,随着她的话茬推论道。
    “但有一点说不通,要说充当‘工具人’,上仙域那一批顶级强者显然更合适也更效率。只要幻界至尊愿意,调动上仙域的人绝对不会有多难。”
    说着,他寻思道。
    “另外关乎风险,此地未必有你我想象中那么凶险。仙缘大会至今已有十多年的历史,每年都会举办。真要那么凶险,历届参加仙缘大会的怕是没几个能走出去。幻界至尊作为幻界的执掌者,目光不至于那么短浅。倘若幻界的低阶修行者大量死亡,幻界承受不起这种消耗。且参加仙缘大会的不只有低阶修行者,下仙域也有参与。幻界的主力都在上仙域没错,但下仙域姑且也称得上是中坚力量。”
    讲述过自己的推论,秦遮轻叹。
    “眼前我们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姑且先去找寻一番所谓的‘仙缘’,将去到上仙域的资格拿到手。其他的,看情况再说。”
    “行。”
    姚静点头表示认可,接着美目扑闪两下。
    “所以,‘仙缘’长什么样?”
    “不知道。”
    秦遮摊手,道。
    “找个人问问先。”
    说着,他心念一动,锁定了一名刚好路过的凡尘修行者。
    要说这名修行者,也是倒霉。
    先前跨越门庭时,他反应慢了一拍。
    这会,才刚赶到宫殿建筑群。
    此时第一批进来的先头部队,早已去了深处。
    眼看自己已然落后,他急匆匆着就想往宫殿建筑群深处赶。
    冷不丁遭遇秦遮锁定,他浑身一颤,僵在原地。
    此刻秦遮锁定他,气息上未有半点掩饰。
    这一倒霉蛋,不过堪堪步入五阶。
    遭遇九阶锁定,当场叫他如临冰窖。
    一身五阶修为丢进了臭水沟不说,险些吓得心脏骤停。
    得亏秦遮不是直接释放气机锁定他,不然他的心脏可能真就骤停了。
    满头冷汗着望向秦遮与姚静藏身的位置,见到两女面带和善的微笑从阴暗处走出,这名修行者忍不住用力吞了口口水,勉强挤出一丝干涩的笑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