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九百七十九章好一招雁过拔毛
    钱瑾萱冷冷道:“妹妹是想……坏夫君的大事吗?”
    莫亦清闻声,如中雷霆,在门口处僵立住了。
    随后她慢慢回头,饮泣道:“姐姐……若任由此事发展下去……恐怕日后杭州城,再无莫家了……求您,让我回去吧!”
    钱瑾萱木然,她看着对面的墙壁,道:“若真如此……怕是,也没了钱家了!”
    “那姐姐为何……?”
    “在家从父,出嫁从夫……何况,夫君并未做错……妹妹难道不明白此理吗?”
    并未做错……可情呢?
    莫亦清愣愣地看着钱瑾萱,突然软倒在地,痛哭起来。
    钱瑾萱没有理会,冲宋安道:“一切……皆按夫君的意思行事!”
    “夫人……英明!”
    ……。
    周家聚书香、豪富、权柄于一身。
    称之为世家、豪门,绝不夸张。
    虽说周家根基在宁国府,可在江南任何一处府城,皆置有不少产业。
    钱塘学,也就是明伦堂以西,有一座占地的二十多亩连宅,那就是周家的产业。
    二十多亩的宅子啊,在寸土寸金的杭州城里,这得值多少银子?
    “周某要得不是银子……对于周家而言,区区数百万两银子,尚还不放在眼里……诸位,周某要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扳倒吴争!”
    周如璋说完,从侍女托着的红木漆盘上取过参茶,轻轻地嗅了嗅,再往嘴里重重地啜了一口,然后头一仰,众人皆以为他会发出“咕嘟”一声咽下肚里。
    哪晓得,周如璋霍地低头,往杯里“噗”地吐了回去,然后将杯放回木盘,施施然往椅背上一靠,由着身后侍女拿着洁白的绢儿,轻轻地为他擦拭嘴角。
    啧啧……这派头、这气势,真没谁了。
    连边上坐着的王登库、靳良玉、范永斗等人,也不禁低头,自惭形秽起来。
    晋商富甲天下,可晋商私下对自己,那真叫一个“抠”,他们的捧场全在明面上,所谓的“一掷千金”那只是做给人看的。
    哪舍得如此这般地糟践自己的财物?
    “咳……周大人想来是误会了……我等之意,就是想请周大人帮忙将银子洗白……不瞒周大人,这笔银子是我朝叔王私帑,如今北伐军开始合围京畿,恐怕很难北运了……。”
    周如璋挑了挑眉毛,斜眼道:“咦……汝等是抱着金饭碗要饭哪……汝等不是与莫家来往密切吗……啧啧,要说江南天下,还有莫家办不到的事?连当今天子,那都得给莫家三分面子……!”
    范永斗苦笑起来,“不瞒周大人……与咱们来往密切的并非是莫执念,而是莫家大少爷……这人吧,也就只能办些小事……您应该知道,莫家如今当家掌权的……依旧是那莫老头……故,这事就算莫家大少爷肯帮忙,事实上,他也做不到……他最多只能将这笔银子运过江,可要再北运……!”
    “哟……那你们可小看这莫大少爷了,他是莫家嫡长子,莫老头一死,莫家偌大的产业,可不都是他的?再说了,你们这笔银子的来处……呵呵,周某也心知肚明,还不是莫大少爷助了你们一臂之力?”
    范永斗自然听出了周如璋话中的揶揄,他无奈地摇摇头,“周大人莫要取笑了……其实,莫老头已有意将家业传于嫡孙女,也就是今时吴王侧妃……此事已经不是秘密了,周大人自然是知道的。”
    周如璋打了个哈哈,道:“那就更好办了……莫家女不是吴王侧妃吗,让她写道手令,这不一路畅通无阻了吗?”
    范永斗等人皆摇头苦笑,脸色是难看至极。
    周如璋知道不能再挤兑下去了,震慑的目的已经达到,但凡事都有个度,过了这个度,那就得翻脸了。
    倒不是说,周如璋现在忌惮这些个如过街老鼠般的晋商,在江南这片土地上,如今还真没人瞧得上这些时人皆称奸商的晋商。
    可周如璋能在这百忙之中,还见这些人,事实上,他同样有求于对方,同时,他现在的上位,同样离不开这些晋商的扶持。
    因为,北商在江南商会中的话语权,已经到了不容小觑的地步,周如璋想成事,离不开江南商会的支持,而周家在江南商会的股份,仅半成稍多些。
    也就是说,周家甚至连十大股东都进不去。
    周如璋轻喟一声,“不是周某不肯帮……你们说说,郑亲王也真是,他已经不是几岁孩子了……不就几百万两银子嘛,与国朝、天下相比,孰轻孰重?”
    范永斗等人脸色难看至极,心里都在腹诽,他X的,早年清军南下时,怎么没见你敢称叔王是几岁孩子,都忘记了哭着喊着上赶着往多铎那送了三十多车金银财货了吗?
    还“不就几百万两银子嘛”,瞧这话说的,也没见周家有多少闲余银子投入江南商会啊,如今还不是要靠咱们这些晋商来支持你在商会的话语权?
    可想归想,没人敢真地说出来。
    周如璋扫了众人一眼,见场面被自己控制,满意地点点头道,“这样……周某倒是有个主意,可一举两得。”
    这话让众晋商大喜,范永斗急问道:“还请周大人不吝赐教!”
    “周某正好要用银子……汝等这笔数目相仿……这样,不如就交给周某先使着,也免了北运之苦……到时,周家通过江北分会,将银子还给郑亲王……岂不是一举两得?”
    这法子还真有可行性,晋商们脸色好了起来。
    范永斗追问道:“那……那不知周大人何时将银子……还给叔王他老人家?”
    周如璋没有回答,他眯着眼睛,将头往后一靠,沉默了。
    这下范永斗等人是真急了,怎么,这周某人还想趁火打劫不成?有道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
    范永斗干咳一声,“周大人哪……这笔银子并非是我等的,而是叔王他老人家的……若是出了差错,我等可是吃罪不起啊……况且,周大人也说了,周家还瞧不上这点银子……!”
为您推荐